联系我们

欢迎来到河北京安生物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网!

专注于生物能源开发与利用——京安
股票代码:871772

咨询热线:0318-7816609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318-7816609

公司邮箱:jagf@jingangufen.com

邮政编码:053600

有机肥咨询热线:0318-7816677

人力资源部:0318-7816609

公司地址:河北省衡水市安平县京安大道88号

我国生物质能源发展的对策

发表时间:2016-01-13 14:51:19
分享到:

       作为一个发展中经济大国,中国是目前世界第五大原油生产国和第二大消费国,经济发展对能源的依赖程度较高。为了积极应对能源危机的挑战,中国政府从2001年开始以政府直接投资等方式发展生物质能源。但现行的生物质能源发展模式所诱发的粮价上涨和其它不确定性,使得中国政府不得不对生物质能源的发展进行严格限制,中国生物质能源发展于是陷入多重困难。

  第一,生物质能源的发展模式与粮食安全的冲突问题。美国、巴西的生物质能源发展模式都是基于优势耕地资源,以土地密集型的玉米和甘蔗为主要原料。但中国的耕地资源禀赋与之存在天壤之别,其生物质能源是以土地密集型的粮油作物为主要原料,因而这一模式或路径是逆资源优势的,生物质能源发展不可避免地影响其“数量安全”和“结构安全”。从“贸易安全”角度看,中国进口玉米虽然不大,但却对美国高度依赖,而大豆进口对巴西和美国同样高度依赖。随着美国、巴西生物质能源发展规模的急剧扩张,中国玉米和大豆的进口来源面临挑战,“贸易安全”风险将不断加大。第二,生物质能源生态价值与经济、社会价值的冲突问题。大量的研究表明,中国生物质能源的合理发展路径就是以各种海藻、林木及其残留物和农业生产过程中的废弃物为主要原料,走非粮化道路。但因这些生物质原料同样担负着维系生态系统平衡的重要角色,利用这些原料发展生物质能源就不可避免对生态系统的完整性造成潜在的不确定影响。而中国这些生物质原料充裕的地区多是生态较为脆弱和经济发展较为落后的中西部地区,利用这些原料发展生物质能源就难免产生经济社会价值与生态价值之间的冲突问题。第三,竞争、规模与效率冲突问题。目前中国的生物质能源发展主要是政府主导下试点,这种模式下生物质能源的发展规模小、竞争程度低,因而成本居高不下、经济效率不高,这直接导致政府财政压力加大。

  综合上述矛盾和冲突,中国必须理性审视生物质能源发展问题,确立合理、适度和有序的发展原则。

  首先,从保障粮食安全和中国农业资源禀赋的实际出发,非粮化固然是合理的发展路径,但非粮化的高成本和技术又是障碍。所以,合理的抉择就是采取渐进的调整战略,逐步压缩粮食类项目,扩大非粮化项目比重。其次,从经济社会与生态利益冲突的角度出发,中国应该基于技术和产权,开发“四荒”资源,选择合适的能源作物(如粗粮、木薯)进行规模化种植试点,加强对试点地区的生态评估。再次,从竞争、规模与效率冲突角度看,商业化、产业化发展运作固然是一个好的选择,但是风险很大。所以,合理的选择就是继续坚持政府主导的模式,加大对重点试点企业的扶持力度,从管理和技术角度提高其效率,而不应通过规模的扩大和商业化及产业化运作来实现整体效率的提高。最后,中国要坚持走出去战略,积极引进先进的生物质能源技术,开展与生物质能源发展潜力大的发展中国家(如马来西亚和阿根廷)的合作与交流,为充分利用外部资源发展生物质能源创造条件。